“血压高就是敲脑袋……”城中村“神秘”医馆索价数千元,号称按摩治百病

1天前发布

前不久,市民姚先生举报称,

在昆明市官渡古镇附近的马龙村内,

有一家黑医馆,

对方号称能看好各种病,

不打针不吃药,

简单按摩一下就能治病。

市民举报:城中村看病疑遇骗子

索价数千元号称按摩治百病

市民介绍,因为自家岳母有腰椎间盘突出,今年4月底听人介绍后就跟着去了这家所谓的医馆。医馆内,一名50多岁的男子自称掌握传承手艺,帮人简单按摩一下就能治好各种病,市民的岳母第一天去就交了3千元的治疗费。

市民:“我估计这些人都是些托,说不吃药不打针,脑溢血和癌症、腰椎间盘突出,哪里有病按一按就好了。经过他的手,他的脚按过以后,不打针不吃药。当时我岳母交了三千块钱,让她每天都去,回来我听了以后觉得可能是骗子,第二天我就跟着去了。”

第二天市民便跟着岳母一起前往,市民描述,对方还要先看见来人,才会开门。

市民:“刚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警惕性很强,也不告诉我们具体在哪里,人到了他指定的地点才能上去。”

进屋后,男子将一块地垫铺在地上,而所谓的传承按摩疗法,就是让患者躺下,直接上脚踩一踩。

市民:“然后他把鞋子脱了,没有任何卫生条件,我岳母是腰椎间盘突出,衣服拉起来直接踩,我岳母就按了两分钟,那个人就不断给她灌输说,昨天按了今天更好,今天按了明天更好。”

市民描述,这期间男子还一直宣传,他能治好各种病患,都是敲敲打打就能起效,但越说市民心里越起疑。

市民:“太差了,太脏了,简直就是脏乱差,是在一间出租屋里面,在小村子里,龙马村出租屋里面,没有任何卫生条件可讲。”

了解情况后,市民也直接要求对方退款。

市民:“我直接问他卫生许可证呢,医师资格证、营业执照有没有,他就有点着急,这钱就赶紧退给了我。”

记者暗访黑医馆:医患身份成谜

竟宣称可停药靠敲头根治高血压

5月6日中午,记者根据市民提供的信息,以治疗腰肌劳损为名联系上了开医馆的这名男子。对方反复询问年龄及前来的人数后,给出了马龙村内的一处地址。在记者到达后,再次与男子取得电话联系,对方在附近的某处窗台确认过人数后,这才又给出了具体的地址。整个过程不像是看病,倒像是谍战剧里特工在接头。

一番折腾之后,记者终于进到了市民投诉的这家黑医馆。这栋楼内的环境非常杂乱,在一间20平米左右的出租房内四处都堆放着杂物,虽然开着窗子,但在屋内依然能闻到臭味。一旁的角落里放着地垫,有患者前来就将地垫铺开。一名自称医生的男子介绍,他主要治疗一些老年病。

记者:“你医了多少人了?”

男子:“我吗?”

记者:“嗯。”

男子:“多少个是说不清,好几万人了,有个两三万人了,不打针不吃药,拉拉就好了。”

就在男子滔滔不绝介绍自己医疗成果的时候,几名所谓的病人推门进来了。男子马上在记者面前展示起刚才自己吹嘘的按摩大法。踩腰杆、按脚、按肚子,轮番上阵。

男子:“来这只脚翘起来,来放松,对,换一只脚,这是在治腰椎间盘,可以了。”

这看上去有些像接骨,至于效果怎么样,这名所谓的患者表示,自己说不上来。

记者:“你按了几天?”

接受按摩者:“按了十天了。”

记者:“效果怎么样?”

接受按摩者:“唉呀,我说不出来,反正就是腰杆不舒服。”

所谓的几名患者完成演示之后就离开了。男子马上向记者介绍,治疗腰椎类病症要先交1700元,再按患者具体情况加钱。

记者:“先给钱再医,还是医了再给钱?”

男子:“你要医就真的要给钱,刚刚那个母亲的是2500,小女孩的是800,腰杆是医了6天,目前是2500元。”

按照之前市民举报,记者询问男子是否能治疗高血压。男子表示,在他这里能根治高血压,患者在治疗期间不能吃降压药。但他所谓的治疗方法彻底惊呆了记者。

男子:“高血压是敲头,血压高就是敲脑袋,有血压到180的200的,或者140到150的,看血压高到什么程度,我敲头就不能吃药了,敲这几天要直接把药断了才敲得好。”

记者:“降压药要停了吗?”

男子:“降压药不能吃,敲一回就能管三天又高起来。”

记者:“降压药停了会不会出问题?”

男子:“不会的,我这里医好的人太多了。”

记者:“那医得好吗?要一直敲吗?敲一次三天不用吃药,三天后再来敲?”

男子:“对,三天一次。”

记者:“那这要敲一辈子了?”

男子:“敲一个月就好了,能敲好的,一到三个月就敲好了。”

那么这名肖姓男子是否属于非法行医呢?5月6日下午,记者联系了官渡区卫生监督执法局工作人员一起到现场查看。

无证经营

城中村“按摩诊所”被调查

下午三点,官渡区卫生监督执法局工作人员来到位于龙马村的这家出租屋内,面对工作人员的问询,肖姓男子一改之前的说法,称自己不是医生,并不治疗高血压。

肖姓男子:“我不是医生,我是医骨缝的,腰椎颈椎,别处我不医。”

记者:“你怎么治病呢?”

肖姓男子:“我举个例子,你趴平了,不管哪一个趴着。”

记者:“我们就不趴了。”

执法人员:“你说一下大概的情况是怎么操作?”

肖姓男子:“我是(你)趴好了,把你的腰椎拉起来。”

执法人员:“手法了嘛,你是手法了嘛。”

肖姓男子:“诶,手法手法。”

执法人员:“你这个是祖传的,还是半路出家的?”

肖姓男子:“我们这个算是祖传的,我老父亲也是医生。”

执法人员:“你有没有医师资格证?”

肖姓男子:“这个没有,什么也没有。”

肖姓男子坦言,自己确实没有营业执照。这门无缝接骨手艺算是祖传的,自己已经做了七年。说起姚先生的岳母,肖姓男子一再强调自己已经全额退款了。

肖姓男子:“你住你的院我不敢说什么,你不医了我可以还你的钱,我也还她的钱,她说她住院,我说我按又按不到哪里,骨缝也按不断,也按不脱。”

记者:“就是她住院了,你就全额返还吗?”

肖姓男子:“肯定呀,一分我都不会要,人人都是一样的 。”

随后,执法人员在屋子里进行了搜查。这里并没有任何药疗药品和器械,只有一个简易人体骨骼模型。但是找到的一张署名"肖医生"的名片上,上面有"手到病除、中医文化"的字样,并注明了主治病症。

执法人员:“第一你不是医生,你不可以看这些病,假如是你自己,你自己治疗在你自己身上,无所谓,你现在在里面看病,相当于(涉嫌)非法行医。”

肖姓男子:“我这个也不非法。”

执法人员:“没有证你就是非法,没有资格证,没有执业证。”

肖姓男子:“这个倒是没有,这个倒是没有。”

官渡区监督执法局工作人员表示,在进一步调查取证后,会对肖姓男子是否涉嫌非法行医进行相应的处理

都市条形码记者报道

【来源:都市条形码】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向原创致敬


登录 后发表评论
0条评论
还没有人评论过~

联系方式

  • 邮箱:JomyNOMn@163.com
  • Q Q:暂无
  • 手机:暂无
  • 微信:暂无